首页 > 菡艺轩 > 正文

菡艺轩推出公益“安心国学沙龙”
2012-03-10 16:34:41   来源:香港商报 朱求真   评论:0 点击:

韩望喜,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博士、菡艺轩主谭肇国,手造艺术传统工艺的推行者,因深刻体会当代人的生存焦虑,携手举办公益「安心国学沙龙」,用国学给现代人开出心理药方。通过解读《论语》、《孟子》、《庄子》...

\
    
韩望喜,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博士、菡艺轩主谭肇国,手造艺术传统工艺的推行者,因深刻体会当代人的生存焦虑,携手举办公益「安心国学沙龙」,用国学给现代人开出心理药方。通过解读《论语》、《孟子》、《庄子》、《坛经》,领会中华文化的圣哲贤者对人生世相的明哲思辨和潇洒情怀,揭示心灵境界对处在焦虑中的人们的现实意义。韩望喜先生强调「安心」,在繁华都市安顿自己的心。「人要安心,须把心性立在道上。如此,才能在任何时候,把自己看成是自给自足的,才能在各种变化和际遇中不影响自己的存在,不为任何东西所左右,在任何环境里欢愉如常。」香港商报记者朱求真

    韩望喜谈国学中的安心
    三种安心之教
    面对当代人的焦虑,韩博士说到三种安心之教。禅宗的二祖慧可曾对达摩祖师说:「我的心还没安,怎么办?请师父给我安心!」达摩对他说:「你拿心来,我给你安!」这是达摩的安心之教。儒家的圣人孔子,他的人生理想是「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对老者敬重,养之以安,对朋友诚实,与之以信,对少者关切,怀之以恩。这是儒家的安心之教。道家的庄子说:「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而不能伤,飘风振海而不能惊。」凡人有一颗天心,这是道家的安心之教。人,怎样才能如此安心?大火焚烧漫延,我不惧怕它的热吗?江河冰封凝结,我不惧怕它的寒吗?疾雷破山,我心不惧吗?飘风振海,我心不惊吗?我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而不是说万物都能够牵引我,使我心动呢?就是说你有什么定力在这里,使你能够顶天立地呢?作为一个凡人,我从高处跌下,我不会受伤吗?你用刀砍我,我不会流血吗?你伤我的心,我不会流泪吗?面对这些困惑,韩博士说:「我一样会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凡人,如何有一颗天心呢?如何有惊人的力量呢?如何能够面对刀剑而不眨眼呢?能够面对一切波折而不害怕呢?是因为他的心一定是站在盘石上面,不是站在流沙之上;他的心里一定是有尺度,心中一定有坚守,心中一定有向往。不怕热,不怕寒,不怕惊雷,不怕飘雪,一定不是在肉体上,而是在心灵上,在内心的情感上。」人要安心,须把心性立在道上。如此,才能在任何时候,把自己看成是自给自足的,人生的各种变化和际遇不能影响自己的存在。不为任何东西所左右,在任何环境里欢愉如常。
    「安心」「不动心」
    孟子说,「吾四十而不动心」。为何不动心?为何安心?只因君子的心性立在仁义大道上。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孟子说,「夫道一而已矣」。孔子说的是仁爱之道,忠恕之道,孟子亦然。然则行仁义之道,并非易事,对君子的心性有很高的要求,在贫贱时如何,在富贵时如何?穷时如何,达时又如何?邦有道时如何,邦无道时又如何?
    孟子说:「仁义礼智根于心」。君子的本性,即使显贵通达也不会增益,即使穷困隐居也不会减损。有了内心的这种定力,心灵的力量就非常强大了,一心就能面对万物了。孟子有一段很有名的话: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盘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这句话给了我们多大的启发啊:行仁义,乃行天下之大道。得志,推行仁义之道,不得志,固守仁义之道。富贵不能荡其心,贫贱不能变其节,威武不能挫其志。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才是大丈夫,心安不动。而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么坚强的心性,需要多么大的定力啊!在任何环境安之若素,保持一颗不动之心,坚韧之心,对个人修为的要求多么深啊!
    读懂「流变」二字
    韩博士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看到水在流啊,不禁感叹:生命的时光啊,可不就像在流水一样的流逝去了吗?日夜不停地流去了!它可曾回来?它不曾回来。你看我们的青春,可曾回来了?如果你要懂得心与物的关系,首先就要在生活中读懂「流变」二字,在流变的世界寻得安顿二字!知道世界是流变的,你的心就会发现一个平静、稳定、没有风浪的海湾。不管什么样的命运,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有智慧的人都能以心灵的不变对待外界的万变,从而保持平稳柔和的心境。世界万物都在生生灭灭,人的生命都有顺境有逆境,有坎坷有幸福,有富足,也有途穷末路。我们的身体也许暂时可以寻得安顿之所,可是我们的灵魂,在什么地方去安顿呢?我们的灵魂、我们的心有没有一个地方叫做安身立命之所呢?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放我的心,安我的心呢?古希腊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一切事物都是有限的,世界只有一个,它是由火产生的,经过一定的时期后又复归于火,永远川流不息」。世界是永恒的流转着的火。但是流变之中有「道」,有「逻各斯」。儒家说,道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不可在须臾之间、颠沛之间离开的道啊!安心的过程其实就是求道的历程。韩博士讲的「安心」,是在繁华都市安顿我心,透过解读《论语》、《孟子》、《庄子》、《坛经》,阐释儒家的「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道家的「物物而不物于物」,佛家的「来去自由,心体无滞」这三重境界,反身而诚,由物到心,讲述立身、处世、为学、安心的心灵体验,领会中华文化的圣哲贤者对于人生世相的明哲思辨和潇洒情怀,揭示这种心灵境界对于处在焦虑中的人们的现实意义。
    唱在口上为歌
    落在纸上为诗
    近日,有一条微博疯狂转发,文中提到《月亮之上》《忐忑》等歌曲出自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诗经》。音乐人何沐阳就《月亮之上》和《诗经》的关联性在微博中写道,这说明了3个问题:「其一,汉文化一脉相承,人性跨越了年代;其二,我的前世与屈原等喝过酒;其三,再次证明我是招人爱、招人怨、招人批的当代神曲的鼻祖!」而最后,他还抛出了一个新问题:「我觉得我的创作和《诗经》最通气脉的歌曲是徐千雅演唱的《彩云之南》,拜求译!」接着他的微博里又出现了《诗经》版《彩云之南》:雯流于南兮,心之所往,彩翎翔远兮,追思徐量。有山曰瑜龙兮,烁其素芒,趾行阔衢兮,丽水千汤。雯流于南兮,心之所乡,昔年绮艳兮,风托臂膀。有泉曰蝴蝶兮,沸其雅章,神魄激越兮,泸沽粼浪。对此,有文化学者对此现象发表评论称这也表现人们没有遗忘《诗经》这部经典作品。唱在口上为歌,落在纸上为诗。在春秋战国时代,只是「唱词汇集」之意,到了汉代,就成了「唱词经典」之意。《诗经》原本是用来伴曲伴乐伴舞的唱词集。「诗」原本初意就是歌唱之词。所以说《月亮之上》这首歌源自《诗经》的说法也不奇怪,原本诗经就是唱词。《诗经》语言朴实,朗朗上口,也正因为《诗经》的质朴和朗朗上口,《诗经》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广为人们流传,历经千年而不衰。作为中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被奉为儒家经典。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习,思无邪」。2010年度,「世界最美的书」评选日前揭晓,中国古籍经典《诗经》一举夺魁。木心说,「拿任何东西来和我换《诗经》,我是不换的。」
    好色而不淫,怨诽而不乱
    诗经爱好者原驰先生在搜狐博客中也谈到,《诗经》作品中没有虚妄和怪诞,极少神话,社会内容广泛而真切,是周代社会状态和人文情怀的真实写照,在「国风」和「二雅」中表现最为突出。《诗经》作品是经过了有目的的搜集和整理才编辑成书的。《诗经》一部分从民间收集回来,为民间采诗部分;一部分是公卿列士陈诗;再则为宗教礼乐部分。《诗经》内容表现社会现实生活,同时也反映社会意识形态,包括社会政治意识和社会道德意识。尽管著名学者闻一多先生曾经在他的知名研究著述《诗经的性欲观》当中说:「《诗经》是一部淫诗。」但自古文人雅士对《诗经》的评判为「好色而不淫,怨诽而不乱。」因此《诗经》被奉为经典,列为官学,被作为教化之诗。
 

相关热词搜索:菡艺轩 携手 韩望喜 谭肇国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菡艺轩主主持“不跟书店说再见”文化沙龙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