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造生活 > 正文

从品牌商到艺术品“管家”
2012-03-16 12:14: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朱星海80后的企业家朱星海总是做着和艺术相关的事。在创立维斯比家居品牌之前,他做过记者、文案、品牌经理,办过奢侈品杂志,拍卖过红酒,服务过嘉德、爱浪、山水、碧桂园万科等企业,在中国商业品牌界年纪轻轻却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从品牌商到艺术品“管家”

 

朱星海

80后的企业家朱星海总是做着和艺术相关的事。在创立维斯比家居品牌之前,他做过记者、文案、品牌经理,办过奢侈品杂志,拍卖过红酒,服务过嘉德、爱浪、山水、碧桂园万科等企业,在中国商业品牌界年纪轻轻却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他在艺术品界曾有很多引人注目的光环:奇异庄园(中国)葡萄酒连锁机构副总裁、爱柯斯因新奢华生活杂志董事总经理、中国嘉德(广州)品牌中心总经理……提到这些,朱星海会谦逊地提醒:“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未来最想的是开家艺术客栈,白天晒太阳看一下午书,晚上提供温暖的灯光迎接归来的旅人。”

原始动力来自北欧情结

南方日报:维斯比家居作为您多年艺术实践的衍生品,品牌创立至今已经有一年了。我注意到除了传统的家居布艺,您在店里还放北欧艺术品牌的产品,还有广美师生的陶瓷工艺。那么它们产生的原始动力是什么?

朱星海:首先是我有很深的北欧情结。原来在做《X-in》高端旅行杂志的时候,2009年去瑞士采风,我白天去爬阿尔卑斯山,晚上住当地小镇。当地商店一般到下午6点就关门,但是不论多晚,街边家居小店橱窗里的灯一直亮着,给旅人很温暖的感觉。

去年的5月我又去新西兰庄园工作,拍葡萄酒的广告片,走访了当地庄园主的家。一件简单的摆设都透露着主人的品味,厨柜上陈列的陶瓷波点碗,是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设计作品。而且在当地的家居店就有售,而这只是当地比较普通的家庭。这些东西汇聚起来,就让我想做和生活方式有关的东西。

南方日报:从媒体人、广告文案、品牌经理到拍卖行,自己创立家居品牌,您短短的几年在不同行业里转换角色,您怎么看自己从品牌商到艺术“管家”的职业变身,又是如何定位现在经营的产品?

朱星海:对生活艺术的追求其实早就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埋下了伏笔。它就像我心中种下的一颗种子,在实践中不断去浇灌它,直到生根发芽。当年我做音响品牌的时候,考虑最多的是让消费者把产品摆在家怎么好看。当初和丹麦品牌威法合作开放式厨房的时候,我就想,未来中国城市中产的趋势也会慢慢把社交场移回家中,把朋友们邀请回家中聚会聊天,厨房搬到客厅里来。

可以说,我2007年以后在做的全部都是和精神层面和生活相关联的,包括画廊、红酒拍卖、家居。商业模式最后会落到卖一种生活方式和对人生精神的追求。现在做家居的理念也同样,我的定位是做稍微小众又比艺术品大众的东西,通常我在北欧各国的旅行中产生灵感,然后通过代理的途径,找到当地设计师合作,为维斯比设计独有的生活艺术产品。我认为生意做到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生活和工作成为一个结合体。

工艺品和藏品要厘清

南方日报:您认为现下人们在对藏品的购买上,有哪些投资误区?

朱星海:谈到选择何种收藏品类,投资者都会陷入这样一个误区,就是工艺品和藏品的概念没有厘清。比如国家发行的活动纪念币,世博纪念币、亚运纪念币,在当年出现的节点很好,但是纪念意义却远远大于投资意义。如果有人当时跟风买了这种纪念币,现在的回报基本看不明朗。把纪念币只当投资品还是很不靠谱的事情。例如广州遍地开花的广天藏品,通常橱窗陈列着各版人民币。我个人认为,它卖的东西很多是工艺品,还称不上是藏品。中国很多概念都被调了。想想看,每版人民币发行量那么大,日后经过实践的沉淀成本就非常高,起码要等几十年才能成为投资品。

还有红酒,消费者在超市里能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品质很差的酒,基本都是灌装。红酒目前中国还是发展期,很多人参与。进口酒原瓶相对贵,那么如果认识法国的朋友就带瓶回国,在国内灌装,这种现象太多了。收藏红酒要有非常严格的条件。首先参与要有基本平台,国产酒柜都不符合保存条件,国外进口的酒柜要四五万人民币,更何况别墅的酒窖,它根本不属于普通藏家。这种是价值投资,会越来越少,越来越贵。就像买老年份的茅台,只要买到的是真的它以后肯定是升值的。

南方日报:作为一个经营艺术生活的行家,您能否告诉我们艺术品和消费品究竟有什么区别?

朱星海:艺术品和消费品最直接的区别,是前者并非单凭金钱就买得到,它更多是精神的参与。就好像LV包只要有钱你就能拥有,但艺术品必须和你内心的东西产生共鸣。如果你不懂品酒不懂鉴别,就不知道它的真实价格。这样一则你可能在挑选的过程中被忽悠,以为价格不菲就是好酒,而你买到的很可能是假酒;二则精神没有共鸣的人就算拥有一瓶品质好的藏酒,它也未必能给你带来精神财富。

还有我觉得中国文化中能给艺术提供的灵感空间博大精深,我们完全可以和欧洲的精致生活用品媲美。例如去年我在济南趵突泉边的大宅院看到石板上是当年祝枝山的书法。我想我们更多是落后了,当时我们的文化,生活用品是文化繁盛最好的呈现,而不是现下普遍工业时代的标准化产品。这就是我个人的审美上为什么喜欢中国民间手工艺人烧的瓷器,喜欢旅行中布达佩斯的木偶,而不是日本标准化先锋无印良品的产品。

艺术品是美好的象征

南方日报:您有什么独特的收藏经历和我们分享吗?

朱星海:无论是家居还是红酒,它都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是艺术品是能够让人觉得生活美好的东西。在欧洲的古代,艺术品也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我做艺术品拍卖时曾经很困惑,因为那毕竟是小众人的生活。说句玩笑话,我曾经非常想拥有一件拍卖品,就是2007年我们拍卖过的文征明的书法,当时拍了300多万元。第一眼看就非常中意,但是自己没钱买,只能眼睁睁看着被拍走。

我个人的收藏中最喜欢张大力的画,他的画作主题《我的1975》多是和土地、麦田相关的。我自己的经历就和画产生了共鸣。因为我小时候就是在北方的麦垛上晒着太阳长大的,田里摘了瓜,看小人书看一下午,直到远远看到我家冒炊烟,就知道该回家吃饭了。当我看到张大力的画就决定一定要买下,它和我儿时的回忆相关,价格都是其次的。

 

相关热词搜索: 品牌

上一篇:在景德镇清白陶坊体验手绘陶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