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造生活 > 正文

在景德镇清白陶坊体验手绘陶瓷
2012-02-19 11:20: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白陶坊的主人黄飞在景德镇陶瓷学院附近一个村庄里租下一栋三层高的民宅,在这里做一个有关“青花瓷”的梦。黄飞并不是尽在咫尺的学院毕业生,十五年前,他不过是一名当地一家瓷器厂的学徒,他在这里跟随师傅画了多年的仿古瓷,曾将粉彩画到客人点名订货的境地,然后今天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景德镇的夜比深圳要寂静得多,眼看天将破晓,刚刚辞别清白陶坊的激情,回到紫金宾馆的我却依然不舍入眠。脑海里有许多许多画面在不断的浮现。
清白陶坊的主人黄飞在景德镇陶瓷学院附近一个村庄里租下一栋三层高的民宅,在这里做一个有关“青花瓷”的梦。黄飞并不是尽在咫尺的学院毕业生,十五年前,他不过是一名当地一家瓷器厂的学徒,他在这里跟随师傅画了多年的仿古瓷,曾将粉彩画到客人点名订货的境地,然后今天的他却对粉彩毫不留情地予以批判,深深地沉浸到了青花瓷的世界,用他深情的话来说,他的下半辈子 交给青花瓷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在清白陶坊附近给黄飞打电话,电话一响立刻从一个大门里穿出一个笑容可掬面色黝黑的人,我们立刻相视一笑地冲了上去,他那双粗糙的双手握住我的那一刹那,我的心沉了一下,这是一双创造奇迹的手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栋民宅跟我在湖南老家的房子一样,十分简陋,黄飞以主人的身份将我迎进屋去,屋内目光所及几乎全身各类瓷器的成品或在绘的白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认真描绘着,他的头发有点长,挡住了大半个脸庞,我以为是来工作室实习的大学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黄飞的妻子符开娥也是做瓷器创作的,只是她的作品颜色喜庆与他的风格迥异,且主要销往海外。我到的时候,符开娥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晚饭了,便留我一起晚饭。黄飞骑摩托车出去买酒时,鼓励我画一个青花瓷的杯子,欣喜若狂的我在画瓷胎的那位小伙子身边坐下,我在一旁悄悄的“偷师”,问这问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画瓷器这活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我画了三幅草图才敢落笔,我照着台面一朵新鲜的山茶花写生,并在山茶花旁我生涩地写下了“山茶花开”几个字,还好在瓷胎上画画,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当然,估计也没人我的瓷器处女作有所期待,除了我以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黄飞不到五岁儿子的作品,一个圆圈加两个点画出一个蜗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条大笔,几个小点一条鱼,黄飞的眼神充满了骄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饭后,我们上三楼黄飞的工作室喝茶。
这里的茶具每个人的都不同,具体的说是每个人的茶杯年代不同,我们就在这样恍惚的时空中,喝着陈年普洱聊将开来,未料一口气聊到次日凌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如此漫长的夜,到分别时依然意犹未尽。我深深陶醉于黄飞对青花瓷延续传统文化及新时代创新设计的梦想里,从他对青花瓷的认识和热爱里,我收获令人心悸的感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而先前在最里边文静地画胎的小伙子,也给我一个巨大的SURPRISE,生于一九八七年的子健是南京艺术学院的书画鉴定专业毕业生,不是美术专业的他因自幼学画,之前被请到景德镇当地一家大型瓷器厂担任艺术总监,子健对传统文化和书画鉴赏知识的宽容和渊博,让我对中国年轻人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敞开胸怀,忘记年龄,忘记专业,探讨着对文化,对艺术,对生命,以及对整个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进行了热切的交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还有一个难忘的环节,凌晨三时,谈兴大发,当黄飞展出子健为他赠送的书法对联时将我震惊了,我立刻问黄飞要来纸墨,写下“清白”二字,请子健批评,果然,子健说出了我学习中的问题,令我茅塞顿开。笔锋一开,子健书意顿浓,一气写下,不仅给我做了详尽的临帖示范,还给我和黄飞慷慨赠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最后,不得不感恩我的挚友,感谢你将刚刚认识的黄飞力荐给我认识,尔后又因缘际会认识子健兄。
送人千金不如分享智慧好友,我的感谢,你会收到的吧。
当然,友谊是我们共同的财富,我会和更多亲爱的朋友分享彼此的智慧。
无论我们年轻,还是不再年轻。

作者:谭肇国

相关热词搜索:景德镇 清白陶坊 体验

上一篇:美遇阿雪伉俪的手造阳江漆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